The past is still the past.
My favorite faded fantasy.

毕业前十天。帮同学拍的毕业照

失焦:

毕业季

前段时间拍的画家村废墟,终于出图了

失焦:

[废墟]南京国际画家村

精选

酒吧

匆匆

Two version

Late Fragment

《Late Fragment》 

And did you get what
you wanted from this life, even so? 
I did. 
And what did you want? 
To call myself beloved, to feel myself
beloved on the earth.

《迟来的断想》 

尽管这样,你有没有得到
一生中想得到的?
我得到了。
你想要的是什么?
称自己为爱人,和感到自己
被这个世界爱过。

这是卡佛生前写下的最后一首诗。

太迷人了

前景和背景的曝光控制恰到好处,关键它是一张胶片。

LOFTER摄影精选:

雅皮:

虎门大桥


时间:2006.04
地点:虎门大桥下威远古炮台
相机:国产FOTOMAN612
镜头:RODENSTOCK65mm/F4.5
胶卷:KodakE100VS120反转胶片
光圈:8
曝光时间25分钟,局部打光,T门

TOM:

离群| 找童年的女孩

这个蓝色 当时在半夜修照片的时候 在电脑上自己都有点看入迷了

转载自:LemonadeFoto

前几天在广州拍的比较满意的一张

LemonadeFoto:

在广州白云机场/东方航空

大象席地而坐


据说花莲市有一只大象,他就在那里坐着。

“可能他就喜欢在那坐着”。生活过得一团糟的人,为了这一点点浪漫的幻想,他们就非要去看。

飞上千公里去看一只大象有意义吗?

这是我前几天晚上看到的一篇文章,介绍了这部电影《大象席地而坐》,作者说,这是伤痕文学。(是伤痕文学,不是青春伤痛文学)

长达四个小时的电影,比《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还要长的篇幅,柏林电影节获奖,作者的自杀,都给这部电影带来了话题性和神秘的色彩。

苦于找不到片源,于是我去找了作者胡波的短篇小说集《大裂》,先后看了《大裂》和这篇《大象席地而坐》,行文气质让我想起雷蒙德卡佛。一切描写都很负面很丧,失意、厌世、混乱、毁灭。但最后让我...

開學時同學笑著跟我說:一本書可以續借三次,可以借到學期結束才要還呢。看著一封封邮件提醒續借的書即將到期,看著離校手續上逐漸增多的印章,學生證上刺眼的金色“離校”烙印,到最後刷學生證再也進不了圖書館

最後一天感覺幹什麽都很失敗。電腦放著記不得的音樂,拖拖拉拉地收拾行李、寄出包裹、寫完最後還沒寫出的幾張明信片,去市裏看剛上映的電影“1987”卻到開場了還沒買到票;像在逃避自己躲不掉的命运。

晚上清空房間等著垃圾車最後一次傳來洗腦的笛聲,丟掉几大包垃圾仿佛丟掉了這半年所有的回憶:數百張存在理論可能中一千萬實際上我連兩百塊都沒中到的發票,幾十張開學時社團的宣傳單、作業草稿;各種商場書店的購物袋;一...

大概是那天从野柳回来,在台北车站附近被拉去找唱片。

在这家叫“佳佳唱片”的小店里,货架左上角摆着“茱莉亞費雪”五个字立刻就把我吸引了。400多新台币的价格还是有点望而却步,回家以后听了听她的Bach和24随想曲 还真的不错。

又是一年国家公祭日

如果我还在南京,照常会拉响警报,全城默哀。可惜身在异乡,不知道多少年以后才能再听到了。

无意间在知乎上看到了这么一个问题:南京大屠杀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

其实现在绝大部分人,提起南京大屠杀 做的最多不过转发几篇文章 附上评论:勿忘国耻 他们真的有那么在意吗?其实未必,之后 他们活的和剩下364天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你至少记得,这就足够了

历史的意义不在于其本身,知耻后勇,远比三分钟的义愤填膺重要得多。


关于棉花的小历史

在中世纪的欧洲,之前人们采用的纺织纤维还仅限于羊毛;大约9世纪的时候,摩尔人将棉花种植方法传到了西班牙。中世纪棉花是欧州北部重要的进口物资,那里人自古以来习惯从羊身上获取羊毛,所以当听说棉花是种植出来的,还以为棉花来自一种特别的羊,这种羊是从树上长出来的。

所以在德语中,棉花叫 die Baumwolle,Baum是树,Wolle是羊毛,直译——树羊毛:P

Matlab實例:控制系統的時間響應

當一個系統轉移函數如下所示


1.若input y(t)為正弦輸入(sine input),寫一MatLab程式模擬輸出z(t)的響應。

syms t s

y=sin(t);

Y=laplace(y); %laplace轉換

G=(4*s+25)/(s^2+4*s+25); %轉移函數

X=G*Y;

x=ilaplace(X); %反laplace轉換

ezplot(x,[0,25]) %作圖

簡單的常規計算方式,通過laplace轉換后的Y(s)*G(s)得到X(s),再laplace反變換得x(t)。...


绣春刀2


几个细节:

1.豆瓣上看到的

北斋说:我信终有一日这阉党横行的世道会过去

英文是  I believe that one day we will have the freedom of speech.

什么意思呢,大家都懂。



2.崇祯对魏忠贤的态度

在崇祯登基前,他跪在魏忠贤面前:从今往后,大小事都听厂公做主。

登基之后大权在握:以后这政务的事,有朕和内阁,不劳烦公公操心了。

事实上,真相不可能这么简单,崇祯上位必要先铲除异己,扶植亲信势力,东厂和魏忠贤不可能毫无察觉,但剧情只是简单描绘罢了。这也反映了崇祯上位,铲除东厂,也是心机费尽。

肉食者谋之,而小人物呢,不管...

機構學 程式作業:四連桿機構的運動動畫

機構學的作業,不知道能不能被搜索引擎索引到(可能會有學弟學妹能看到吧)。

matlab現學現賣。

在已知輸入角度的情況下,確定餘下桿件的角度位置。

原理是泰勒展開和Newton-Raphson's Method進行循環迭代,使角度逼近于真實值。


1.题目定义

有一個四連桿組,如圖所示,杆2為輸入杆,且r1=a0b0=6,r2=a0a=2,r3=ab=5,r4=b0b=5,r3p=ac=2.5。2.数学式


3.完整程式

r1=6;r2=2;r3=5;r4=5;r3p=2.5;t3=70*pi/180;t4=120*pi/180;

i=0;disp('  ...

《獵魔士》書中的小故事兩則

最近看臺版《獵魔士》,傑洛特說了兩個他的小故事,讓人會心一笑。大概也能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無人之地威綸是多麽名副其實吧。

“我最近子布宜那河岸待了兩個月,就説説那時候發生的事好了。某天我騎馬到一座橋邊,望眼一看,橋下坐著一個巨怪,向路過的人收過橋費。如果有人拒絕,就打斷對方的一條或兩條腿。所以我就到市長那裏去,問他:‘如果我除掉那個巨怪,你們會給我多少錢?’市長驚訝地張大嘴問:’爲什麽?如果巨怪不在那裏,那誰來修橋?巨怪經常會花很大的功夫修橋,而且還把橋修的很牢固。和花錢修繕比起來,讓他收過橋費還划算得多。‘“


“於是我再往前走,看到一隻飛天翼蜥。不大,從鼻尖到尾巴約九尺半...

學校後門娃娃機的日與夜


以前一直沒去做的想法 算是實現了吧

上课外教总结的德语时态 

einfach

实在太喜欢这首歌了。

可惜网上的翻译太差,于是自己翻了一遍。还好不长。


Homesick-Kings of Covenience

I'll lose some sales and my boss won't be happy, 

我的老板将因我丢了生意而不满 

but I can't stop listening to the sound

of two soft voices

blended in perfection

但我克制不住去倾听那两个温柔的声音

完美地融合

from the reels of this record...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Everything in no time at all

Hearts will hold.

大概在绝望的时候听到这首歌特别有感触。

如果你能看到就送给你好了。

心之所向,一往无前。共勉。


两件幸运的事:花开了。自由的下午。

Lights&Shadows:

Bloom

2015 Hello World

『你几岁想去哪儿旅行』

终极梦想,伊斯坦布尔。
高中毕业后,准备骑车去旅行
别人总以为是高淳溧水一类,但是从市区到郊区也能算旅行?
要选的话 南有阳朔,北有青岛,鉴于夏天出发 ,还是往北走比较爽一点。
主要是体验一段自由的时光,看看这个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旅行中会有什么意外,谁知道呢。

摄影要讨好眼睛很容易,可惜我目前的能力也就到此为止了。

要提升的不仅是技术,思考、审美、生活各方面都很欠缺。

高考以后,开始给照片寻找灵魂吧。

Lights&Shadows:

暗角装文艺系列   —2014年夏于莫愁湖。

『飞机写出的宣言』Australia.

当时还不会拍照…… 在这里,也许永远也看不到这么疯狂而浪漫的事了吧。

今天丢了第三辆车。

人流密集的市中心,两把锁,还是丢了。

默默捡起剪断的锁放进书包,转身回到人海中。

耳机里放着那首不能再熟悉的Life is Wonderful。

Life goes full circle.

这句歌词,突然懂了。

looping around, but still moving forward.


為何宇宙是我們看到的這種樣子?

如果它不是這個樣子,我們就不會在這裡。...


© 冷杉溪 | Powered by LOFTER